张玮:此次降准相当于对冲了LPR下行导致的商业银行“损失”

凤凰网财经讯 2020年1月1日,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于2020年1月6号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.5个百分点,释放长期资金8000亿。

张玮称,众所周知,2019年8月17日,央行公布了增量贷款的LPR定价机制改革方案;就在几天前,也就是12月28日,LPR定价调整扩展到了存量信贷。至此,可以看做是利率市场化上“两轨并一轨”的重要里程碑。政策调整的初衷,是为了提高币市场向信贷市场利率的传导效率,切实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,自然是好事,但有利就有弊,一方受益,自然就会有一方受损。商业银行的传统利润来自于“存贷差”,也就是贷款和存款的利差,LPR作为贷款利率标杆,在“逆周期调节”作用下,未来短期大概率是一个下探的态势。因此,对于银行层面来讲,贷款利率走低,而存款利率又受到岁末年初流动性紧张的影响,“存贷差”被压缩,也就是压缩了银行利润。

昆仑健康保险首席宏观研究员张玮对凤凰网财经表示,此次央行降准,除了支持实体经济发展,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以外,对于商业银行来讲,也可以看做是对不久前LPR定价机制调整的“对冲”。

张玮称,众所周知,2019年8月17日,央行公布了增量贷款的LPR定价机制改革方案;就在几天前,也就是12月28日,LPR定价调整扩展到了存量信贷。至此,可以看做是利率市场化上“两轨并一轨”的重要里程碑。政策调整的初衷,是为了提高币市场向信贷市场利率的传导效率,切实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,自然是好事,但有利就有弊,一方受益,自然就会有一方受损。商业银行的传统利润来自于“存贷差”,也就是贷款和存款的利差,LPR作为贷款利率标杆,在“逆周期调节”作用下,未来短期大概率是一个下探的态势。因此,对于银行层面来讲,贷款利率走低,而存款利率又受到岁末年初流动性紧张的影响,“存贷差”被压缩,也就是压缩了银行利润。

昆仑健康保险首席宏观研究员张玮对凤凰网财经表示,此次央行降准,除了支持实体经济发展,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以外,对于商业银行来讲,也可以看做是对不久前LPR定价机制调整的“对冲”。

所以,张玮称,在LPR存量调整政策刚时就已经预判到降准的步伐已经“不远”了。道理很简单:既然LPR针对增量和存量贷款共同限制了商业银行的“薄利”,就势必需要有一个“多销”的政策与之衔接,而“降准”则是再好不过的“多销”。此次存款准备金率下调0.5个百分点,释放了8000亿流动性,相当于对冲了LPR下行导致的商业银行“损失”。(张玮,昆仑健康保险首席宏观研究员)

免责声明:文章《张玮:此次降准相当于对冲了LPR下行导致的商业银行“损失”》来至网络,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,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,若有侵权,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